央行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 释放资金4000亿


报道称,1月7日,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事件管理系统”(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有趣的是,在尼尔佩顿回应的前一晚,英国公共卫生部门(PHE)的一位发言人称,政府没有向诺瓦希特订购是因为“诺瓦希特无法提供持续性的供应”并且“提供的检测试剂不如其他公司提供的有效”。

为了弥补呼吸机缺口,空客、英国宇航系统公司、福特、劳斯莱斯、F1迈凯伦车队、F1法拉利车队、梅赛德斯·奔驰集团等27个团队组成的集团将承接来自英国政府的10000台呼吸机订单。

然而,这已大大延缓了新冠病毒检测与疫情防控的进程。2月底,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第一例无明确病毒接触史和疫情地区旅行史的确诊病例。这已经离在该地区发现美国首例确诊病例过去了一个多月。

他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诺瓦希特是英国一家生产冠状病毒测试套装的公司,3月31日,《每日邮报》发现其通过位于南安普顿的子公司Primerdesign向80多个国家出售测试设备,获得了1780万英镑的收入。

伦敦大学学院全球健康教授安东尼·科斯特洛也抨击了英国公共卫生部门缓慢的行动,“在英国,我没有44个分子病毒实验室,如果每个实验室明天能做400次以上的测试,我们就能达到德国水平。”他补充说,“英国公共卫生(PHE)行动缓慢,直到两周前才允许非PHE实验室开始测试。他们应该允许英国每家大型私立医院提供冠状病毒检测。”

《纽约时报》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行政官员、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他们表示,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当地时间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发布报道《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The lost month: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S.to Covid-19),试图找到答案: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特朗普结束讲话后,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黛博拉·比尔克斯博士接棒在新闻发布会上探讨了英国的问题。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日的报道,研究者在对华盛顿州两个感染者携带的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测序和对比后认为,新冠病毒当时已经可能在当地传播了数周。这两名感染者来自同一个县,其中一人为美国的首例确诊患者,另一人则没有已知的病毒接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