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的医护夫妻
来源: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的医护夫妻发稿时间:2020-04-06 13:28:20


2月底,在谷歌搜索部门工作的韩昭高烧不退。他怀疑自己可能被传染上了新冠肺炎。彼时,位于硅谷的圣塔克拉拉郡刚刚宣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然而,当他戴上口罩来到斯坦福医院就诊时,却发现这里的医生都没有戴口罩。“我们当时就有点担心疫情的蔓延,后来果然暴发了。”韩昭回忆道。

相较而言,硅谷科技巨头的风险抵抗能力要比一般企业高出不少,员工也普遍更有安全感。”公司压力肯定是有的,毕竟那么多的实体店关门了,在生产方面也会有一些挑战,最近公司股票价格也下跌了不少。但是,目前还没看到雇员方面有任何大的变动,也没听说停止招聘或者裁员之类的消息。”包鸣说起苹果公司的情况时表示。

而位于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确诊病例高达9191例,仅次于东海岸的纽约州和新泽西州。

在这段特殊时期里,每天上班时,包鸣唯一能看到密集人流的,就是需要开车排队测体温的大门口了。一进到办公区,“人口密度立马就下来了”。平常园区里会有很多人在路上散步或者跑步,现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做保洁的人。员工也不会到处溜达,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下食堂。一开始食堂也推出了一些措施避免员工的聚集和接触,到后来索性不开了。

去公司办公需要SVP审批,Apple Park变空了

当地时间3月17日凌晨开始,旧金山6县市开始实施“禁足令”(shelter-in-place),19日,加州宣布全州禁足。而早在此之前,硅谷的科技企业多已要求员工居家办公(work from home)。

随后,魁北克省公布的数据是,新增94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7944例,新增死亡病例19例,累计死亡病例94例。

疫情肆虐的同时,美国股市也经历了一场罕见的“股灾”,不少硅谷明星企业的股票价格大跌乃至腰斩。随着确诊数字的不断攀升,疫情的经济影响也越发明显。与感染病毒的危险相比,失业的危险也同样真切。

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尤其是像硅谷、纽约这些地方,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包鸣表示。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