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图看俄罗斯航空首架A350
来源:细节图看俄罗斯航空首架A350发稿时间:2020-04-02 16:44:42


接下来的一个月,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2月底,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

当地时间4月1日,马来西亚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而实施的“行动限制令”进入第三周,政府颁布更加严格的措施以实现进一步阻断病毒传播路径的目的。

到机场以后,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一个小时之后,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空姐告知我们,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

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戴着口罩,人们亲吻拥抱一如往常。

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刚开学一个月,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从那时起,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谁知,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

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接着出境边检,测体温,再排队过安检。到登机口,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才可以登机,踏上回祖国的路。

3月26日,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近日,英国与德国考虑向新冠肺炎康复患者颁发“免疫证书”,以此证明其对新冠病毒具有免疫力,从而免于活动限制。

在微信小程序填写出境信息申报

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

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我早早地出了门,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为避免路上被感染,我戴好护目镜、N95口罩,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防止被歧视。尽管如此,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